当前位置: 主页 > 88614.com >

昔日长江五虎之一安庆急了:市长带队向江苏海安讨教

时间:2018-09-16 22:2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原标题:安庆急了! 安庆真的急了。 距离安庆市长陈冰冰率队赴江苏省海安市学习考察刚过3天时间,8月16日开始,《安庆日报》搞了个大动作。 连续两天,《安庆日报》头版对自己发出两问:我们为何常常起个大早赶个晚集? 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为什么缺少拼命三郎?

原标题:安庆急了!

安庆真的急了。

距离安庆市长陈冰冰率队赴江苏省海安市学习考察刚过3天时间,8月16日开始,《安庆日报》搞了个“大动作”。

连续两天,《安庆日报》头版对自己发出两问:我们为何常常“起个大早赶个晚集”? 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为什么缺少“拼命三郎”?

决策杂志(juecezazhi)了解到,包括这两问,《安庆日报》将连发八问,自我剖析、深挖病源以求“自知之明”。这恰如一枚深水炸弹,瞬间引爆了这座城市的集体情绪,更将可能搅动皖鄂赣三省毗邻区域的城市格局。

在此之前,二十天时间里,安庆两次组织大规模考察团赴江苏海安“讨教”发展真经。

很明显,对标海安、剑指问题。两次前往海安后,安庆,这座承载着很多人期望的皖江城市,真的坐不住了!

2018年8月16日《安庆日报》头版

事实上,在去江苏海安之前,安庆就已经有过外出学习之举。

2017年12月,安庆市长陈冰冰率领党政代表团的一次考察学习,受到广泛关注。考察的地点,一个是重庆,一个是贵州,他们有一个相同的关键词——增速第一,重庆是2016年生产总值增速第一,贵州是2017年生产总值增速第一。

同处长江经济带,不同区域的城市经济数据是最好的表达。

2017年,安庆市实现生产总值1708.6亿元,被马鞍山反超,滑到了全省第4位,这是安庆有史以来排位最低的一次。2018年上半年,安庆市地区生产总值总量仍然是第4,但增速仅有6.1%,不仅低于安徽省8.3%的增速,特朗普见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:25年来 美国帮中国重建,更低于全国的6.8%。

昔日的“长江五虎”之一,素有“万里长江此封喉,吴楚分疆第一州”的美誉,黄梅戏之乡,国粹京剧的起源地……都是安庆对外宣传的资本,但日益下滑的经济排名,安庆跌出前三甲,这个本应成为皖西南区域核心增长极的城市,到底怎么了?

安庆(图片来源:中国图库)

1.“经济曲线”

2011年,安庆市统计局总统计师汪荣龙带队赴九江做过一个很严谨的课题,主题是对两市2010年的经济数据进行比较分析。一番比较下来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:安庆与九江基础相当,基数相当,发展水平相当,在中国再也找不到第二对如此相像的城市。

但此后的经济起落,在不经意间冲击着安庆人的看法。

2017年,九江实现生产总值2413.63亿元,增长9.1%,工业增加值1213.25亿元,固定资产投资2730.96亿元,财政总收入461.3亿元,进出口总值54.7亿美元。同年,安庆完成生产总值1708.6亿元,增长8.2%,工业增加值828.5亿,固定资产投资1731.2亿,财政总收入290.9亿元,进出口总额13.9亿美元。无论哪一项数据,安庆都是落后于九江。2018年上半年,八马论坛,安庆实现生产总值894.8亿元,增长6.1%,而九江的生产总值为1179.81亿元,增长8.9%,高于安庆2.7个百分点。

拉长时间段来看,这种数据带来的落差感更为明显。比较2008年与2017年的十年经济数据发现,九江市的生产总值、第二产业增加值、固定资产投资、财政总收入和进出口总值分别增加了1713亿、828.3亿、2275.97亿、395.13亿和49.91亿美元。同期,安庆分别增加了1003.88亿、529.43亿、1292亿、224.47亿和8.57亿美元。

两相比较,九江这五项指标的十年增加值分别是安庆的1.71倍、1.56倍、1.76倍、1.76倍和5.82倍。经济数字是无声的语言,也是最好的表达:安庆经济已落后于九江。这个曾经一直被九江当作学习和赶超样板的城市,已经被九江抛在了身后,而九江的目标也由安庆变成了芜湖。

与九江迅猛崛起带来的刺痛相比,更让人感到忧心的是安庆在安徽省内位次的不断下滑。从1989年被合肥夺走桂冠,2008年被芜湖反超,再到2017年被马鞍山超越。30年间,安庆从老大到老二,再到如今的第四,这条下行的经济曲线在安庆人的心底烙下了深深的印迹。

城市竞争犹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小进也是退。与省内兄弟城市对比,安庆还面临着身后“追兵渐近”和争先进位的巨大压力。2017年,滁州经济总量达到1607.7亿,增长9%,与安庆仅差100.9亿,距离反超安庆仅有一步之遥。同时阜阳、蚌埠近几年均实现了跨越式发展。

放在长江经济带上来看,安庆的发展形势同样不容乐观。同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宜昌、岳阳、芜湖,2017年的经济总量均已突破3000亿元,沿江兄弟地市不断挑战,甚至挤压了安庆的发展空间。“从安庆向长江上下游两边看去,我们成了明显的经济‘凹陷区’。”安庆市委党校副教授胡建国对《决策》感叹道。在2017年长三角26城GDP排行榜中,安庆排在倒数第6,净增量排在倒数第4。以至于有人说,“看安庆在长三角的排名,从后面往前看,一看就是。”

与安庆市整体经济不强相比,安庆还有着另一大痛点:县域经济不强。这也是作为地级市的安庆为何在20天里两赴县级市海安“不耻下问”的重要原因。

“这几年安庆的县域经济从纵向看有发展,但从横向看跟跑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,而且越来越有追赶的压力。我们要学习先进,我们找到了海安作为样本。”安庆现辖的怀宁、望江、太湖、岳西、宿松5县以及桐城、潜山2市都有着“难言的痛楚”。在安徽省2017年县域经济排行榜上,安庆5县2县级市均没有进入全省县域经济“第一方阵”。

1991年的春节,安庆汽车厂的第一辆安达尔小轿车诞生。

2.“安达尔之痛”

安庆经济的步履,可以从安徽第一辆乘用车安达尔的发展史中窥得一斑。

早在1991 年春节,当安庆汽车厂生产的第一辆“安达尔”小轿车登上安庆汽车站门前大转盘时,共饮一江水的芜湖市,还没有奇瑞汽车的名字。4年后,安达尔牌轿车有4款产品列入国家汽车产品目录。然而,就在安达尔成为国内首批商务轿车、被中国社会调查所评为“中国名牌产品”之后,安达尔公司由于技术、人才、政策等原因,宛如一道过眼流星,迷失陨落。2003年6月,安庆汽车厂正式公告破产,这也成为安庆的“安达尔之痛”。

安达尔的兴衰,是安庆工业经济发展兴衰起伏的一个缩影。区域经济发展,产业是第一支撑力,安庆之痛,也痛在产业。在安庆的工业发展历程中,石油化工、纺织服装、机械装备三大产业是支撑安庆经济的“三根擎天柱”,产值占全市工业产值的一半以上,其中石化产业更是占到大头。“它们是安庆工业的巨擘,但也是安庆发展中的烦恼。”安庆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杨国才告诉《决策》,“一个城市的经济如果严重依赖于一个单一企业,会造成产业结构单一,工业门类不多,演化成经济发展中的路径依赖。”

十年前,在安徽省沿江五市的工业经济中,给人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马鞍山的“马钢”、芜湖的“海螺”、铜陵的“有色”、安庆的“石化”。十年后,马鞍山新增了特种汽车、现代机械,芜湖有了奇瑞汽车、方特乐园、三只松鼠;可对于安庆来说,除了石化,仍然没有其他能够叫得响的龙头企业。在中国企业500强名单中,安庆企业至今尚无一席之地。

实际上,这种长期的路径依赖,让安庆的工业增长严重依赖于三大支柱产业的外延式扩张的投入,工业企业生产以粗放型的低附加值产品为主,规模竞争力弱,技术水平比较落后,导致新的增长点缺乏,发展后劲明显不足。2016年,安庆有规上工业企业1768户,实现增加值670.79亿元,户均增加值为3794万元,同期全省平均为5201万元;在2017年安徽省百强企业榜单上,安庆市仅有4家。

反观九江,之所以有近年来的明显增长,得益对工业的强力推动和对项目的狠抓落实。2013年,九江背水一战,全力决战工业一万亿;2016年,开启“新工业十年行动”计划;2018年1月30日,九江拉开全市县域经济发展现场观摩活动,历时六天行程近2000公里,观摩把脉问诊15个县(市、区);再到2月27日,九江高规格召开千人规模的新春第一个全市性大会—全市项目建设动员大会……“全市上下务必要以更高的站位、更新的理念、更好的机制、更优的作风抓项目,把确定的项目转变成实实在在的投资,转化成九江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,转化为九江经济社会发展的实力和后劲。”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句句铿锵有力。

2016年9月18日上午10点18分,安达尔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隆重举行安达尔新能源汽车下线仪式。

3.“新旧动能转换”

在安庆市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安庆全市经济运行情况中,新动能有待培育是两大主要问题之一。

在新经济的产业赛道上,谁走好了创新先手棋,谁就能占领先机、赢得优势。然而,2017年,安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仅仅增长8.9%,低于全省水平12.6个百分点,增速全省倒数第一。同年,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.3%,低于全省水平5.5个百分点。2018年上半年,安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增长21.6%,居全省第9位;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9.3%,居全省第4位。这对于安庆产业结构体系升级来说,新动力依然不够强劲。

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低迷,首先与安庆园区平台的功能不强直接相关。尽管安庆有各类开发区10多家,其中国家级2家,但普遍规模都不大。胡建国经过长期调研开发区后认为,“安庆开发区入园企业层次偏低,大多为中小微企业,创新能力明显不足。”据了解,安庆每个开发区平均拥有高新技术企业不足10个,低于全省平均水平15个,从业人员具有大专以上学历人员占比22%,低于全省平均水平1.9个百分点。

在2017年度安徽省级以上开发区综合考核30强名单中,安庆仅有桐城双新经济开发区一家上榜,不仅落后于同在皖江的芜湖4家,马鞍山3家,更是落后于皖北的阜阳和亳州。不仅如此,在安徽省“三重一创”的重要内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中,安庆也仅有高新区化工新材料产业集聚发展基地1家,同样落后于芜湖的4家和马鞍山的2家。

再从园区平台扩大到安庆全市来看,安庆的创新能力更是不足。统计显示,2016年,安庆市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强度仅为0.397%,在全省位于第12位。在全市1676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,有R&D投入活动的企业297家,仅占17.7%,相当一部分企业研发投入为空白。在《国家治理》周刊最新发布的《对长三角26个城市综合创新能力的测评排名》中,安庆综合创新能力、创新基础力排名、创新产出力排名第26,创新投入力度排名第25。

“安庆传统产业正在衰退,而新兴的具有竞争力的产业又未能及时跟进,致使产业创新能力弱,产业结构变革滞缓问题突出,陷入到产业‘空洞化’的窘境。”安庆师范大学一位区域经济学者告诉《决策》。

安庆长江大桥

4.风采是否还能浪漫依然?

安庆,因水而生,因港而兴。滚滚长江水,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可就是这曾引以为傲的交通区位优势,在高铁时代反而成为了安庆发展的隐痛。

“过去运输主要是靠水路,安庆在长江边又是皖河的入江处,水运比较发达,但是后来进入到铁路、公路运输时代,安庆交通日益滞后,这是制约安庆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因素之一。”杨国才对《决策》分析说,由于安庆是江北城市,这样的地理特点造成很多路修到安庆就成了“断头路”,长江大桥修建时间也是晚于芜湖、铜陵。

不过,令安庆人感到欣慰的是,安庆终于在2015年12月6日步入了高铁时代。同时,合安九、武杭高铁也已破土动工。“在国家八纵八横的高铁发展规划中,安庆是重要的区域性节点城市,至少拥有三条高铁,将大大改善安庆区位的局限性。”杨国才说。

一江春水向东流,长江天堑可以通过基础设施的建设来改变,但随流而去的安庆人才又将如何逆流而归?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,自古以来安庆人才辈出。在安徽,安庆每年高考录取人数最多,但毕业以后回来的不到20%。安庆一中一位校长曾说:“安庆一中每年都是把安庆的人才,一火车皮一火车皮的往外运!”这让安庆人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切肤之痛。“孩子基础教育的钱是家庭和地方政府掏的,但产生的收益却是外地的。”杨国才告诉《决策》。

安庆人才流失的严重程度,胡建国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:“有一次我们到芜湖一个园区开座谈会,坐在会议室一共有18个人,只有4个人跟安庆没关系,14人中要么是安庆人,要么在安庆工作过,我们开玩笑说芜湖都是安庆人建起来的!”

实际上,安庆人才的外流,主要原因在于自身经济发展,没有吸引人和留住人的“产业容器”,石油化工、纺织服装、机械装备三大产业在“抢人大战”中,磁场吸引效应明显落后于互联网+、大数据等新经济、新业态。产业落后,人才外流,造成经济发展迟缓,进而人才流失更严重…这成为紧箍在安庆经济上的一个内循环,并且慢慢固化成安庆经济冲不破的一堵墙。

2015年4月,安达尔汽车牵手河北跃迪集团,进军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,重获“新生”。两年后的2017年5月,以新技术、新业态、新模式、新产业“四新经济”为主攻方向、建设中西部地区创新发展示范区的安徽筑梦新区正式扬帆起航。这个新平台,承载着安庆经济起舞的新希望。

站在滚滚东去的长江岸边,登上“万里长江第一塔”的振风塔,遥望时代大潮下安庆的身影,人们不禁发问:传统工业城市遭遇成长烦恼,如何破解发展难题?安庆,风采是否还能浪漫依然?

“八问”本身就蕴含着答案!

安庆(图片来源:中国图库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长江委暗访式巡江:当即要求扣
服务评价  |  诚聘英才  |  友情链接  |  联系我们  |  投诉建议
Copyright © 2002-2018 四不像创富工作室,16149.com,神算子论坛,88614.com 版权所有